www.88sbc.com_www.88sbc.com-【分出胜负】:贺炜徐阳齐赞塔利斯卡能力强一方缺射手没机会

www.88sbc.com_www.88sbc.com-【分出胜负】

2019-11-18 20:32:21

字体:标准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责任编辑:www.88sbc.com_www.88sbc.com-【分出胜负】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韩国瑜正式参访港澳深厦四地已获高规格接待 VIC万字做空报告:特斯拉是升级版“庞氏骗局” 真有精气神!中国大妈又上国际“热搜”了 江淮的尴尬:合资项目存变数代工生产缺规模 郑家纯女儿郑志雯获委任为周大福非执行董事 孟耿如弟弟忧郁症离世一个月前庆生家人祈求平安 传承!两场砍下118分50年NBA就这三人干到过 售价一夜暴涨5万元补贴退坡后新能源汽车要凉了? 700亿真金白银“追星”:睿远成长背后眼红与争议 走访越南足球的崇明岛PVF学院贡献8名国奥球员 华北电力大学:免去戴松元可再生能源学院院长职务 《歌手》陈楚生踢馆成功杨坤第一龚琳娜被淘汰 善用政府資源為職涯圓夢 马化腾压力山大:腾讯游戏营收萎缩网易游戏逼近 联讯策略:股指调整重心下移题材股成活跃点 华为去年研发费用破千亿元近十年研发投入超4800亿 陕西奥凯伪劣电缆案一审宣判:被告王志伟无期徒刑 远大集团董事长:房子不能成为我们的财富 每天做100个钻石俯卧撑坚持7天有何效果? 余贺新:50蝶夺冠自谦“自己游得挺慢的” 张瑞敏谈3D打印:没有3D打印组织就没有3D打印经济 大和:李宁维持持有评级目标价12元 16年前的今天,科比乔丹最后一次交手!55vs23分 白宫拒绝向国会提供特朗普与普京交流信息 驻日美军基地内发生爆炸日方称有外部入侵痕迹 响水大爆炸多名师生受伤学校碎玻璃上全是血(图) 师弟拿到一个赛季第一次,并创了一个赛季新高 美媒评选现役前十控卫:欧文威少居前三保罗第7 “局外人”华为入场了 苹果前CEO:医疗科技将给苹果带来巨额利润 巴尔或将发布首个\"通俄\"报告结论,调查仍将持续..… 去代转正女厅官成湖南最年轻女市长 博骏教育3月27日回购100万股耗资129万港币 石原里美成奥运会火炬传递大使高人气得到认可 恐怖字眼重现美债收益率曲线向新兴市场多头发警告 今年最值得期待的美股IPO(一):网约车巨头优步 WeWork公布2018年业绩:亏损与销售额同步翻番 谭木匠在加拿大开旗舰店歪果仁:木梳hold不住卷毛 哈登这么做太过分了,单场61分真没什么好吹的 《金翅雀》改档安塞尔主演妮可·基德曼加盟 美四季度GDP增速下修至2.2%略逊预期 草根评《海市蜃楼》:逻辑严谨悬疑烧脑 “小猪佩奇”公司出新作?这次红色摩托成主角 徐百卉:市场大女主角戏少女演员发挥空间很有限 空軍兩作戰隊隊長是雙胞胎組成兄弟隊 李梅丽自称张紫妍第二大学期间曾被人在车里侵犯 日媒感慨:在太空开发领域中国存在感不断增强 大和:华润燃气升至跑赢大市评级目标价上调至36元 海通国际:2018年净利润减少66%至10.2亿港元 官媒评海军飞行员牺牲:有人还不满军人优先听来寒心 芝加哥也有日式深夜食堂了?小分隊趕去親測!究竟是驚喜還… 从10年前比亚迪收购日本模具企业说起 全面被碾压?中国U19七分钟内连丢两球0-2落后泰国 高通、苹果打成平手然而更激烈战火在后面 帕克:和马努成为队友是荣幸他的天赋不可复制 俄总统普京申报去年个人收入将按惯例于4月公示 最会扣篮后卫拉文仅第二!全是库里的偶像 美报告:依靠这些战机美空军可赢得“大国竞争” 阿里大船转向,昔日明星聚划算得跟上 与其批评不如激励 啥情况?最后10秒落后10分,他莫名逼抢又得2分 朱啸虎谈小米:二级市场关灯吃面一级市场含泪敲钟 广东得分最高本土球员竟是他!半场17分定胜局 91岁\"香港巴菲特\"李兆基拟退休曾自称\"冒牌股… 苗圩:特斯拉是中国扩大汽车开放首批受益者 美拟升级伯克级驱逐舰以应对中俄导弹和空中力量 迪士尼完成并购福克斯次日开始陆续裁员三千 台股慘跌 顧立雄指還在理性範圍暫不介入 昆凌周杰伦一家地位曝光!孩子第二,最重要的是… 继拿下《华尔街日报》后苹果新闻又签约Vox 威少即将达成连续3个赛季场均3双只需4板44助 工业富联财报:老板身家490亿成台湾首富员工月薪7千 国外球迷热议武磊:应让他首发打防反用他更好 趣头条获阿里投资股价先涨后跌收盘微跌0.35% 单车屡屡“被消失”背后:共建共治方能实现真共享 俄出兵委内瑞拉后设立直升机训练中心协助部署S300 受房地产拖累迪拜经济失速!创金融危机以来最差表现 现在是苹果“软救硬”的好时机吗 皇马巴萨死心吧!曼联表态两大战将都是非卖品 岳云鹏打扮休闲与花树合影笑容灿烂被赞很可爱 花旗:华润置地重申买入评级目标价39.34元 第九城市开盘一度涨超20%FF消息刺激消退 HMD澄清:诺基亚7Plus数据泄露系人为失误,已经… 通过5GCE认证后,4月10日或发布5G版Reno? 外媒:你们了解中国吗?你们该去中国看看 马寅初:决不向专以压服不以理说服的批判者们投降 汇丰研究:东风集团目标价降至8.9元维持买入评级 莫迪:印度已成功试射反卫星导弹成“太空强国” 最高降2万元!上汽大众全系车型价格调整 贵人资本梁渊:料港股近期有望震荡靠稳留意绩优股 张雨绮面对私生活曝光很无奈直言孩子唯一软肋 6个撕裂腹肌的动作2个月在家虐出马甲线! 银保监会:做好江苏响水爆炸事故保险理赔服务 波音又出事了西南航空波音737Max在奥兰多紧急迫降 王简嘉禾连破亚洲纪录挑战莱德基胜算几何? 同一岗位上的两位干部相继殉职皆为水利人才 5个练胸动作的常见错误,你做对了吗? 盼恢复737MAX运营波音筹划这件事 李小璐diss贾乃亮:他给过我什么,网友:被盗号了? 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习近平这个思想怎么来的? 奥迪e-tronVisionGT概念车首次亮相 首次全女性太空行走泡汤!原因是缺少一件M码上衣 证监会成立投资者保护工作领导小组易会满任组长 俄媒:小米和华为计划在俄扩大零售网开设上百家门店 福原爱手抚孕肚拍全家福和江宏杰比心超有爱 杨千嬅自曝半夜背歌词吓醒老公:他以为见到鬼 6年2.5亿美元!西部第三有望超级顶薪续约基石 外交部:英方须尊重中国主权,停止干预香港事务 湖人有意曾击败詹姆斯的冠军教头!必须还有卢 孙杨哽咽悼念去世好友:东京奥运为他完成梦想 看武磊不用熬夜!西甲照顾中国球迷改比赛时间 网传华为手机月销全球第一机构:谁冒充我发假数据 江苏昆山燃爆事故现场画面曝光浓烟升腾 大和:海丰国际目标价升至9.5元维持买入评级 袁立领证结婚?她曾跟张怡宁老公交往12年,为洋老公流产 一战赚了上百亿,投资女王徐新的复利原则 惠特菲尔德·迪菲:并不清楚计算机能否真地思考 花旗:中骏集团目标价升至4.25元维持买入评级 腾讯跳水跌2%腾讯或将遭遇13年来最大利润降幅 瑞信:中国财险降至中性评级目标价下调至9.5元 同性平台也威胁美国安全?昆仑万维或被迫出售Grindr 高学费低录取多名人马云任校长的湖畔大学4年来啥情况? 波音坠机事故给中国飞机带来崛起机会 三人报销二哥23中6仍横扫火箭!联盟第一太强了 虎扑App被下架原因未知 如何从雷军那里拿到十亿赌债?董明珠这样回应 FB被比利时法院禁止收集网民数据今日对簿公堂 马斯克发内部邮件敦促特斯拉员工:交付是头等大事 29+11+11只歇1分钟!詹姆斯这算开启季后赛模式 中信银行去年盈利按年增长4.6%派末期息23分 曾舜晞回应张无忌争议承认表演不纯熟疑否认整容 打造3D球形肩膀,你需要做这些动作! 16年后知画和小燕子同框,颜值不相上下事业却截然不同 郑秀文膝盖受伤行动不便刮痧治疗后大腿血痕密布 女生有肌肉吓人吗?她一出场就把观众美呆了! 一艘油轮遭难民挟持赴欧马耳他武装部队夺回控制权 原中国地震局一司长获刑15年处罚金三百万元 “我真怕他们累着”耿爽为何说这句话? 老艾侃股:彻查宁波银行砸盘事件! 苹果停止支持信用卡充值AppleCash提现到Vi… 补贴大退坡,对国产新能源车企是危机或转机? 博骏教育3月26日回购12万股耗资15万港币 特殊高中录取分数线公布史岱文森最高 41岁孙燕姿素颜近照曝光,昔日的华语乐坛天后如今变成这… 继西班牙名将之后陈巍实现卫冕缘何谢小熊维尼? 经济日报:中意共建“一带一路”具重大示范意义 爱旅游爱健身这位漂亮博主让人眼前一亮! 马龙:伤病恢复到八成左右未来希望越打越好 燕潮大桥正式通车北京六环到燕郊仅需15分钟 凤凰卫视拟出售部分一点资讯资产代价超30亿元 91岁“香港巴菲特”李兆基拟退休 部分配置曝光上汽大众T-Cross开启预售 费城联储主席Harker:预计今年最多加息一次 成功移美,其实你只差一个博达 中播控股去年转赚2480.8万美元不派息 “美丽死神”来袭!将车轮战一打三再创纪录 独家|IT领袖峰会前:余承东向马化腾推销MateX手… 网传华为手机月销全球第一机构:谁冒充我发假数据 直击|咪蒙公司解散给员工颁发毕业证称“公司垮了” 波音邀监管机构和飞行员开会谈737Max复飞计划 这名干部被双开:4次受到党纪处理仍\"悬崖不勒马\" 21分17篮板5助攻3盖帽!被黑最惨的男人爆发了 大摩:华润置地目标价升至41.15元维持增持评级 盒马CEO侯毅反思:新零售为何有这么多坑需要去填? 响水大爆炸现场:硝化车间周围黄烟弥漫气味刺鼻 巴基斯坦前总理谢里夫保外就医为期6周不得离境 3大运营商2019年5G投资预算超300亿元由NSA… 前村支书被柔道冠军举报贪污电话已无法接通 “盈玺巨玺”集资诈骗案金额达23亿首犯被判无期 中石油38天3人落马:他和“西北虎”搭过班子 保利协鑫挫逾7%去年盈转亏不派息 男子每天跑步5-10公里30天后腹肌清晰可见 冠军赛逆势夺冠傅园慧为何突然“失去理想”? 热身赛-U19男足3-2再胜缅甸四战两胜两负位居第三 英国防大臣:英国现在又是一个全球性国家了 吉诺比利球衣退役!马刺20号升空这是个新开始 浦发银行去年营收1715.4亿元零售成第一大收入来源 Apex的潜在成功,EA业绩或将迎来转折点 吴京自爆下身瘫痪严重能领残疾证,网友:别太拼了! 央视:国奥暴露诸多问题还是靠高空轰炸解决战斗 工信部拟撤销72款免征车辆购置税新能源汽车车型 中国联合航空原执行副总裁吴刚加盟瑞幸咖啡 保利置业集团:18年纯利降8.95%至22.42亿港元 暗戳戳秀恩爱!宋仲基晒与宋慧乔旧照破离婚传闻 “伊代”致莫桑比克534人死亡已确诊5起霍乱病例 小米否认雷军减持股份:勿信谣言保留法律追诉权利 进健身房你只会去跑步?教你怎么训练才回本! 联合国:向江苏响水化工厂爆炸受害者家人表示慰问 波波维奇执教风格发生了改变!他亲弟子说的 硬苹果软苹果 科尔一战比肩莱利禅师!满级号玩着就是爽 客户集中度高存风险利元亨能否顺利闯关科创板? 范大将军预言成真!中国输完泰国真的又输给了越南 白宫拒绝向国会提供特朗普与普京交流信息 勇士解说喷哈登防守零分!MVP该给字母哥 伊瓜因宣布退出阿根廷国家队三进决赛饮恨失单刀 博骏教育3月28日回购12万股耗资15万港币